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评论 > 中西方“舞蹈剧场”发展启示
中西方“舞蹈剧场”发展启示
时间:2016/1/12   来源:重庆大学艺术学院  作者:饶开芹 王曾子
中国在经历长久的传统舞蹈下,引入了西方现代舞的身影,在同一概念的艺术形式下,持有各自的艺术风格与流派,在不被看好的中国现代舞经历了数年风波后,重新获得累累硕果,舞蹈剧场更是点睛之笔,对现代舞走进中国的前卫意识,年轻的领导者正通过自我的诠释与塑造把德国舞蹈剧场的魅力复刻在中国舞蹈版图上,并以独特的方式展现。
(重庆大学艺术学院,重庆  400030)
 
摘      要:中国在经历长久的传统舞蹈下,引入了西方现代舞的身影,在同一概念的艺术形式下,持有各自的艺术风格与流派,在不被看好的中国现代舞经历了数年风波后,重新获得累累硕果,舞蹈剧场更是点睛之笔,对现代舞走进中国的前卫意识,年轻的领导者正通过自我的诠释与塑造把德国舞蹈剧场的魅力复刻在中国舞蹈版图上,并以独特的方式展现。
关  键  词:现代舞;舞蹈剧场;皮娜·鲍什
 
一、窥探中西现代舞
(一)活跃于世界的“现代舞”
舞蹈有着花团锦簇的美丽与多样性,见证舞蹈逐一变幻与升华的是时代的变迁与人类文明的进步,中西方两个文明社会拥有不同的艺术理解与艺术风范。西方社会先入为主的是集高贵与品位一体的贵族芭蕾舞,这种模仿天鹅美的舞蹈艺术在经历几个世纪后被遭遇战乱过后更有个人主义的艺术家所抨击,取而代之的是“自由舞”,这位开垦者邓肯·伊莎多拉挣脱掉紧身衣的束缚,为自由的身躯赢得更放松更宽广的衣襟。自由舞过后是早期现代舞的先锋人物如宗教礼仪编创者露丝·圣·丹尼斯和泰德·肖恩夫妇,机遇创始人莫斯·坎宁汉、“收缩与延展”发明者玛莎·格莱姆、鲁道夫拉班等,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为传统芭蕾舞蹈争取了更多可采的美学基础,将我们身体解放到合乎自然法则的运动,将我们的思想冲破旧势力下僵化、守旧的牢门。
在身体语言发生变化的一时间,德国舞蹈主将人物皮娜·鲍什在一声呐喊“我们为什么而舞”中开启了现代舞另一潮流新动力——舞蹈剧场。“剧场”与“舞蹈”的连接没有生搬硬套,不显突兀,反而合乎艺术审美的将固定的空间装置与流动的舞蹈艺术所结合,相得益彰。形式和内容拥有广泛的运用空间,大量运用歌剧、戏剧、音乐、道具、舞台设计;内容上可借用舞台上的任何道具,可动可静,可舞可不舞。“舞蹈剧场”以舞蹈为表现重点同时任何艺术形式都可附加其中,以一种开放、不限制的多种表现手段为表演范畴,成为当今舞蹈艺术争相效仿的主流艺术,使得皮娜·鲍什的名字成为艺术风格的潮流标杆。
(二)力争上游的中国现代舞
中国作为传统大国,思想、文化在旧势力阻挡下经历革命浪潮的巨大冲击,艺术成为一种奢侈品,在思想保守的制度下要想变得开放、个性是一件冒险之举。最具代表的古典舞、民族舞一直占据主导地位,不管古典舞是否在芭蕾舞衣钵下继承,中国的戏曲、武术、杂技都是成为古典舞的身体翅膀的主要因素。具有56个民族特色化的舞蹈艺术,在这样两种中国特色的舞蹈形式下,西方的现代舞如何踏入中国之门?
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吴晓邦,作为20世纪将现代舞带入中国的一位重要人物,他三次赴日本学习芭蕾舞与现代舞,回国后在革命思潮运动的影响下,先后编排了一系列革命题材的舞蹈作品,从时代性来看能反映当时社会现状,具有个人表现主义思想。从舞蹈形式来看,注重个人内心感受并通过所习现代舞的影响,有个人独特的肢体表现。新中国成立后,吴晓邦建立了“天马艺术工作室”,编创了一系列现代舞教学体系,并在广东省成立了第一个现代舞实验班。
21世纪的到来也为中国现代舞带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小众舞蹈家在创立各自的门派时也形成了各自的风格与特点。德国舞蹈剧场的成功范例说明了现代舞作为舞蹈艺术从自由表现到形成教学体系的重要影响力,更多的中国舞蹈工作者不断穿梭于西方、东方各国进行研习现代舞,现今的中国现代舞已逐渐淡化西方现代舞的外在表现,接受西方现代舞熏陶的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意识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并试图通过自己的方式让中西现代舞相互吸收与运用,褪去“西方舶来品”的外衣,不断突破与尝试走向新的高度,造就了中国式现代舞。
二、舞蹈剧场对中国现代舞发展的重要启示
(一)中国舞者对“剧场”概念的不同解读
德国舞蹈剧场奠基人皮娜·鲍什通过她的创新理念和舞蹈感悟,长久以来影响了欧美各国并延伸至亚洲地区,对舞蹈剧场到底是以舞蹈艺术形式存在还是一个基本概念的认知这个问题一直争议不断,从业内人士对它的解读和各类舞蹈编创者对它的运用关注度来看,舞蹈剧场无不成为人们争相效仿或带着各自见解对它进行另类阐释的一个经典范本。
在慕容习习的一篇文章采访中提及各国舞蹈人士对舞蹈剧场的理解。影像舞蹈记录的陈茂源解释舞蹈剧场就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空间里发生着比舞蹈更为丰富的外延行为的总和”。张永庆谈到了舞蹈剧场拉近了与观众时空与心理上的交流。“陶身体”剧场是另一种打破“铁幕”的抽象空间概念,以身体主导的融合简易灯光及音乐效果。美籍现代舞编导、教育家王晓蓝认为:“舞蹈剧场的形成该说是艺术家们在创作的过程中,为了达到本身艺术表达上所需而形成的艺术形式。”正因为有了这样开放的思想意识,对现代舞形式的表现更加放纵,没有任何局限,反而创造了其他艺术门类与舞蹈的创新与挑战。
(二)中国舞蹈剧场兴起
20世纪的舞蹈发展自“文革”以后逐渐褪去了文化社会的黑暗打压,艺术市场充满生机,商机崭露头角。回望1995年北京小剧场的建立以戏剧、话剧为契机,在群众力量的推动下,为艺术市场谋取了些许盈利与商机,使得小剧场不再保持一元化的发展趋势,活跃了舞蹈表演形式,提升了群众艺术观赏性。而后打造的“东单先锋剧场”“九个剧场群”“现代舞剧场”为舞蹈剧场发展获得了契机,让更多的青年艺术家打开思路结合剧场空间的富足条件下,近距离地表现自我。
从早期正式注册的七家专业舞团,广东实验现代舞团、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当代芭蕾舞团等不再是空旷的场景概念,一些优秀的艺术家凭借各自的见解与表现方式,经过不同层次的探究、思考、创新在跨界与非跨界领域游刃有余,作品的真实写照标志着现代舞身体经验与灵魂感知。在剧场建立的十多年来,出现了如陶身体剧场、歆舞界、二高表演等独立舞团,这些舞团用对舞蹈最真切、最自我、最成熟的艺术信仰,将中国现代舞舞蹈剧场冲向世界最高点,并点燃了前辈们对舞蹈发展寄予的希望与烈火,与不断探索与自我要求的精神。
(三)中国舞蹈剧场的突破与革新
广东现代舞团、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香港城市当代舞团三大现代舞团的建立为整个中国现代舞发展形成了强大助力,从中走出来的演员用自己的独立作品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证明着中国现代舞在经历挫败、抗争、阻碍后的一种支持与成长。
在台湾,留学于美国研习现代舞的林怀民,以较高的文化底蕴与独立的思考能力回国后创办“云门舞集”带动台湾经济发展。凌驾于外在的物质环境上的是他的经验阅历与个人的创造精神。在舞蹈风格上,用现代舞技能却展示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成为台湾的民族英雄。
在香港,出身商业世家的曹诚渊,出于对现代舞的热爱用继承的遗产在香港创立“城市当代舞团”并开启交流市场,进军国内外创办比赛与交流。作为本土文化甚少的香港,曹诚渊带领着香港现代舞艺术走到了时代的前沿。创办六届的“跳格影像节”,以另一个舞蹈剧场形式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青睐,记录了香港现代舞的一个发展新目标。
在内地,广东现代舞团与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并驾齐驱于内地现代舞市场,舞团的成立使中国现代舞有了归属感,加上当代声名远扬的现代舞蹈艺术家的基石铺垫,团体的成立无疑是种寄托与弘扬。
三、中西舞蹈剧场的文化对话与融合
艺术是跨界的领域,任何观者可以主观评判作品优劣。对话中西现代舞艺术,用不同的文化思维对应不同的艺术态度,西方舞蹈喜欢从身体出发,并追求个性的突出。中国舞蹈喜欢中规中矩,追求视觉上的规整划一与场面的宏大。在舞蹈中,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起始点、出发方式、发展途径,毫不冲突的艺术发展在同一个时期有不同的发生。在西方现代舞蓬勃发展的当今舞团的宗旨是“打开市场,推出本土舞蹈艺术家”,香港当代舞团始终保持此宗旨。在内地,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和广东现代舞团共同打造“现代舞双周”,目的是为了多国融合交流,共同引领现代舞的发展潮流与动向。近年来,中国舞蹈也得到外国媒介的尊重与支持。德国《西德报》赞美香港城市当代舞团为“超水准的肢体控制——可谓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最引人入胜的地方”;美国《费城报》:“这个拥有优秀舞者的多元化舞团,成功地结合了动作的语言及形式,令人难忘。”以此分析中西舞蹈在某个瞬间经历了文化、精神的碰撞后,如此对话也能让文化的相互交错更加渗透与丰富。
西方舞蹈在很早就将东方文化纳入自我文化中,也就是说这样的融合能支撑更完美的作品。中西方舞蹈都在一定时期遇到瓶颈与冲击,它们的力量来自不断逾越的争前恐后,中西现代舞在出现时期上虽相差甚远,但是经过不断的攀岩与探索也有了自己的存在方式,从而拥有了不一样的哲学与艺术深度。林怀民没有在接受西方舞蹈的过程中潜移默化丢掉自己文化血脉,反而让我们看到有西方舞蹈技法的东方现代舞张力。先锋派舞蹈文化之父——默斯·坎宁汉,舞蹈理念来自中国哲学《易经》,《易经》里的思想方法和哲学精神让他创造出了“机遇编舞法”。由此可见,这种隐性文化双向结合给舞蹈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四、结   语
舞蹈剧场作为现代舞的一种表现方式,在其发展中也是一个颇具争议的存在,中国社会的传统观念牵绊着现代舞在持续发展的高度,不是西方的强制占领着现代舞所属权,而是本国社会环境的忽视和不重视。一句“看不懂”不是在批判作品与创作者的舞蹈能力,而是在反映观者浅显的艺术修养与社会对它的重视程度。现代舞也好,舞蹈剧场也好,不止靠舞者身份的我们,更要靠能感同身受的非舞者的支持与推动,需要我们潜意识的激发,信心的树立,向舞蹈艺术更远、更有价值的中心迈进。
 
[参考文献]
[1]欧建平.舞蹈剧场:从德国来到中国[J].艺术评论,2012.
[2]李勇智.浅析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J].大舞台,2012.
[3]欧建平.中国现代舞60年[J].民族艺术,1998.
 
[作者简介]
饶开芹(1951—   ),女,四川成都人,重庆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舞蹈学。
王曾子(1990—   ),女,重庆人,重庆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为舞蹈学。
 
 
[责任编辑    李佳怡]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