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评论 > 论迟子建小说的故乡情结
论迟子建小说的故乡情结
时间:2016/1/12   来源: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  作者:田霖
迟子建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著名女作家,她先后创作了《逝川》《亲亲土豆》《白银那》《雾月牛栏》等作品,并荣获了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等大奖。
(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内蒙古  包头  014030)
 
摘      要:迟子建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著名女作家,她先后创作了《逝川》《亲亲土豆》《白银那》《雾月牛栏》等作品,并荣获了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等大奖。迟子建擅长以迷人的故乡风光、独特的风俗画面表达对故乡的追忆,以悲悯情怀观照了故乡的风俗人情和故乡人的生存状态,表达了对故土的深沉眷恋。本文从故乡的人性之美、自然风俗、苦难生活等角度出发,分析了迟子建小说浓郁的乡土情结。
关  键  词:故乡情结;黑土地;农民
 
迟子建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有着广泛影响力的女性作家之一,她出生在黑龙江漠河县北极村,先后就读于大兴安岭师专、西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毕业后在黑龙江省作协工作。迟子建先后创作了《逝川》《雾月牛栏》《白银那》《光明在低头的一瞬》《亲亲土豆》《额尔古纳河右岸》《旧时代的磨房》等作品,曾荣获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大奖。迟子建小说描写了故乡的迷人风光和独特的风俗画卷,表达了对白山黑水间生命个体的关注以及童年时光的追忆,笔触间流露出一种悲悯和追忆怀恋的故乡情结,为读者营造了一个非暴力、非竞争、充满人性与亲情的文学世界。
一、故乡的人性之美
中国传统社会是以自然经济为主的农业社会,农民聚族而居,和睦共处,形成一种朴素、和谐的人伦关系。迟子建小说就描写了“北国一片苍茫”的乡村社会以及社会底层的普通农民,并以悲悯情怀观照了故乡的风俗人情和故乡人的生存状态,表达了对故土的深沉眷恋,作品中始终带有一种北极村童话般的人文气息。如在《北极村童话》中,迟子建沉浸于故乡的山水之间,以单纯而忧郁的视角审视了“雪国”的肥沃土地、丰饶物产和淳朴民情,以一个个质朴而让人流连忘返的画面为读者营造了一个诗意般的“童话世界”。在《秧歌》《香坊》《岸上的美奴》等小说中,迟子建追忆了古老而神秘的神话传说,洞悉了自然、人生以及人物的内心世界,以苍凉、残缺的笔触表达了她对生活、人生的独特感悟。在《亲亲土豆》《雾月牛栏》等小说中,迟子建揭示了芸芸众生的世态百相,折射了当代人的精神空虚和内心孤独,并用融融乐乐的故乡情化解了自私冷漠、功利化的社会生活。
迟子建小说非常重视人文表达和人伦价值,善于表现东北人民的质朴善良、纯真美好,表达了对故乡风土人情的深沉眷恋。在《逝川》中,作家描写了阿甲渔村捕泪鱼的风俗传统,每当泪鱼从逝川上游“哭着”游来时,村民就开始布网捕鱼,如果哪家没有捕到泪鱼,那么这家人就可能会遭遇不幸。农妇吉喜在河边捕泪鱼时,胡刀(胡刀的爷爷抛弃了吉喜,导致吉喜孤独一生)的老婆临产,急需一位接生婆,吉喜毫不犹豫地担当了这项重要使命,使胡刀的老婆顺利生下双胞胎。当吉喜匆匆回到河边捕鱼时,鱼汛已经结束,吉喜一遍遍地撒网,却一无所获。吉喜失望地回到家中,却意外发现家里的木盆中有许多泪鱼。作家通过这个小故事表现了东北人民的淳朴善良、互帮互助,营造了一个充满温情的理想世界。再如,《清水洗尘》中天灶的父亲对蛇寡妇的真诚帮助,《日落碗窑》中关和全对王张罗夫妇的热心关照,这些都展现了黑土地上的淳朴人情和善良美好。[1  ]
家庭亲情也是迟子建小说的重要主题,小说《亲亲土豆》就描写了一对贫贱夫妻李爱杰和秦山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种土豆的那晚秦山咳了一夜,细心的李爱杰发现丈夫的枕巾上满是血迹,一种不祥之兆涌上心头,她坚持带着丈夫到哈尔滨的医院确诊。在医院期间,李爱杰一边打工,一边照顾患病的丈夫。后来,秦山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就偷偷跑回了乡下老家,当李爱杰赶回老家时,秦山早已带人去地里收土豆了。不久秦山去世了,由于冻土太深,没有足够的黄土给秦山培坟,李爱杰就从自家的地窖里取出几袋土豆盖在了丈夫的坟上。作家通过李爱杰与秦山的爱情故事,展现了一种永恒的、超越生死的爱情,讴歌了人性之美、人情之美。此外,迟子建小说中,父亲也是情感偶像与讴歌的对象,《重温草莓》中父亲的灵魂带“我”神游了幽冥之界,使“我”重温了久违的父爱,为了能让“我”看到他在天上种植的草莓园,父亲放出了全身的光亮,毁掉了苦心经营一年的收成。可见,迟子建笔下的父亲形象是一种心灵归宿和生命依托,是她对故乡的无比眷恋和无限热爱。
迟子建小说不仅表现了单纯、质朴、美好的故乡民情和古朴、自然、恬淡的人生形式,而且表现了人性的丑恶与阴暗,但乡民的恶不是大恶,不过是用小聪明、小把戏为自己牟取私利。小说中故乡的矛盾冲突、人性弱点等常常被温情所感化,被宽容所化解。如小说《白银那》中,小村白银那遇到了大鱼汛,村民们喜获丰收,每家的院子里都堆满了白花花的鱼。杂货店老板马占军割断村里的电话线,对外封锁鱼汛的消息,借机哄抬盐价,村民们异常愤怒,宁可让鱼烂掉,也不买马占军家的盐。因为无盐腌鱼,村长王德贵的妻子卡佳到深山取冰,途中不幸遇难,异常愤怒的村民们决定报复马占军,王德贵却坚决制止了村民的报复行为,准许马占军夫妇认错,从而化解了这场严重的矛盾冲突。再如,《秧歌》中,王二刀强暴了柔弱的女萝,本应受到法律制裁,但当王二刀知道女萝怀孕后,就娶了女萝,从此孤苦伶仃的女萝有了稳定的家。在这里“强奸犯”不再是十恶不赦的词汇,而带有浓浓的温情和深沉的宽容精神。[2  ]
二、故乡的自然风俗
迟子建是一位从白山黑水间走出的女作家,她热爱自然、崇尚自然之美,其作品描绘了如诗如画的故乡风光,抒写了黑土地上民众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没有大自然的滋养,没有我的故乡……它们照亮和温暖了我的写作与生活”。
迟子建小说中,辽阔、壮美的北国有着浓重的生活气息,茫茫的雪原、灰色的庄园、寂静的村落、神秘的黑龙江、高大的木刻楞房子,处处充盈着生命力,通人性的狗、会流泪的鱼、温柔的露水、皎洁的月光等充满了浓厚的诗情画意。在《北极村童话》中,“我背着一个白色的桦皮篓去冰面上拾月光,冰面上月光浓厚……背回去用它当柴烧”,月光烧得无声无息,散发着浓重的春意,这种童话般的意境让人流连忘返,不觉得沉醉其中。[3  ]《原始风景》中“上帝把寒冷季节中最温柔最灿烂的景色播在这里……树林中所有的鸟都因眷恋美丽的景色而放弃歌唱”,这里抒发了作者炽烈的思乡之情,彰显了其对黑土地的深沉眷恋,带给读者无尽的艺术遐想。
迟子建小说不仅展现了白夜、极光、鱼汛、秧歌、木刻楞房子以及大兴安岭的青山白雪,还展现了黑土地上人们的衣食住行、人生仪礼、婚丧嫁娶、宗教信仰、岁时节日、俗语行话、民间传说等,表达了作家对黑土地的深切怀恋。如《秧歌》《香坊》《逝川》《腊月宰猪》等小说都以风俗生活、神话传说来建构叙事框架,展现了黑土地上的世相百态和本真的生命意识,从这些小说中可以看到大火炕、桦皮船、冰灯、窗花的模样,感受到开江鱼、炖蘑菇、杀猪菜、包粽子、蒸馒头的香气。[4  ]
三、故乡的苦难生活
迟子建小说抒写了黑土地上纯朴厚道的情感、血浓于水的亲情、难以割舍的乡情,表达了对社会底层普通百姓的关爱,这种故乡情结渗透于小说的字里行间,浸润于每个细节之中。迟子建小说中,有女性、老人、儿童、打工者、农民等,他们生活在现代社会的边缘,过着贫苦而艰辛的生活,在生的挣扎中流露着淡淡的忧伤。比如,《门镜外的楼道》中,楼道清扫员梁阿姨已经年近60,但是还要照顾残疾的丈夫,抚养傻儿子,南安街的老伯非常同情她的遭遇,并与梁阿姨产生了感情。后来,在世俗非议的压力下,老伯离开了人世,梁阿姨也失去了清扫员的工作,只能在贫困和无助中度过余生。在小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迟子建关注了家乡的许多不和谐音符,描写了“故乡记忆”中的丑陋部分。在乌塘这片污浊之地,满眼尽是小人物的辛酸遭遇。如“乌塘”有个奇特的婚俗——“嫁死”,即外乡女人嫁给乌塘的矿工们,期待矿难之后获得赔偿,许多人都通过这种非人道的方式赚钱。在这些矿工中,最不幸的是蒋百,他在矿难之后不能入土为安,“没有墓地……但他感受到的却不是温暖”,因为当地王书记要提拔,蒋百只能待在冰柜里。[5  ]
迟子建小说中的农民生活比较简单、困苦,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常会遇到各种天灾人祸,只能以孱弱的肩膀承担生命重负,在乡土文化和现代文明的夹缝中艰难生存。如《踏着月光的行板》中,林秀珊、王锐夫妻在三营子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庄稼的收成却一年不如一年,两人只能到城里打工,干最脏最累的工作,拿低廉的工资,还时常遭人白眼与猜忌。为了节约开支,两人各自住在集体宿舍中。为了能够见林秀珊一面,王锐要花半天时间,只能用15元租一间地下室“温存”一番。林秀珊听说王锐的老板家的狗都有自己的卧室,自己却连个“温存”的地方都没有,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悲凉。
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深刻改变了国人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心理习惯和兴趣爱好,导致人心浮躁、道德沦丧、诚信缺失、信仰虚无、人性异化,身处社会转型期的知识分子比其他社会阶层更无所适从,许多作家开始重新审视文学的功能。迟子建在现实中寻找、保留、构建了市场化浪潮中几乎消失殆尽的“故乡”,这个“故乡”不同于启蒙主义视野下的“丑恶民间”,也不同于理想主义视野中的“田园世界”,而是一个可以在现实和精神都获得慰藉的归宿之地。
 
[参考文献]
[1]刘晓芬.迟子建小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评析[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5).
[2]李枫.迟子建“故乡小说”深层文化探析[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1).
[3]杨莉.论迟子建的乡土小说创作[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3).
[4]胡殷红.人类文明进程的尴尬、悲哀与无奈:与迟子建谈长篇新作《额尔古纳河右岸》[J].文艺评论,2002(1).
[5]李慧燕.迟子建小说风格的渐变[J].玉溪师范学院学报,2005(5).
 
[作者简介]
田霖(1976—   ),女,蒙古族,内蒙古包头人,硕士,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汉语言文学、汉语言文字。
[责任编辑    李佳怡]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