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评论 > 论赵树理小说的语言特色
论赵树理小说的语言特色
时间:2016/1/12   来源: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汉学院  作者:王倩
赵树理被称为“语言艺术大师”,其小说语言有鲜明而独特的风格。本文从赵树理小说中浓厚的乡土气息语言、精练准确的遣词造句、显著的口语化、平实幽默的语言等角度对其小说的语言风格进行了阐释,以期从中分析赵树理小说取得成功的原因,并为文学创作者在语言风格方面的学习提供参考和借鉴。
(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汉学院,河南  新郑  451150)
 
摘      要:赵树理被称为“语言艺术大师”,其小说语言有鲜明而独特的风格。本文从赵树理小说中浓厚的乡土气息语言、精练准确的遣词造句、显著的口语化、平实幽默的语言等角度对其小说的语言风格进行了阐释,以期从中分析赵树理小说取得成功的原因,并为文学创作者在语言风格方面的学习提供参考和借鉴。
关  键  词:赵树理;小说;语言风格
项目基金:本文系2014年度河南省软科学研究项目:河南省教育出口与区域经济互动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42400410508)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赵树理是我国著名作家、人民艺术家、“山药蛋派”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在国内外都有巨大的影响力。他主要活跃在20世纪中期,在其短暂的著作生涯中创作出了大量的优秀著作,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革命战争时期,他的文字是灯塔,唤醒在黑暗中沉睡的人们,宣传党的政策和路线,也无情地鞭笞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新中国成立后,他的文字是录像机,向我们忠实而又艺术地记录了解放初期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和思想状况。赵树理的作品至今依然有众多的读者,也有不少作品被改编成戏曲、电影,在舞台和银幕上畅演不衰。赵树理的作品长期受到人们的认同和欢迎,是和他的语言风格特征分不开的。
一、小说语言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
赵树理1906年出生于山西沁水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可以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娃。从小在农村的成长经历,让赵树理接触到了众多的农村老百姓,也让他对农村的说话方式、说话风格、风俗习惯甚至农村老百姓的认知心理等都了如指掌 [1  ]。这给他日后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素材和语言素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赵树理在小说中对于农村老百姓的心理活动和日常生活的描写,往往信手拈来,游刃有余。在读者看来,仿佛老家的亲人,熟悉又亲切。这些都和作家早年的生活经历不无关系。
(一)恰当地运用民间传统艺术形式
赵树理本人多才多艺,对于在民间广为流传的打油诗、顺口溜、快板、地方戏等艺术都有所涉猎,并有过一些自己的创作。这些艺术都是土生土长的民间艺术,源于人民群众对自己真实生活的加工和创作,几乎每个人都见过、听过甚至尝试过。赵树理对这些艺术有自己的理解,准确的把握,在小说运用起来也得心应手。
以小说《李有才板话》为例,整篇小说选材于劳动人民和地主恶霸斗智斗勇的故事。在斗争中,李有才选择了用“快板诗”这种形式,揭露地主的虚伪无耻,经过几番激烈的较量,最终以李有才为代表的人民群众取得胜利而告终。小说选材贴近人民生活,结构严谨,夹叙夹议,形式上说唱结合,使得整个故事活泼有趣。整篇小说中共有13个快板,每个都是韵律和谐、内容清晰明了、读来朗朗上口。这种快板书非常易于在群众中传播。有一段快板是这么说的:“村长阎恒元,一手遮住天,自从有村长,一当十几年。年年要投票,嘴说是改选,选来又选去,还是阎恒元。不如弄块板,刻个大名片,每逢该投票,大家按一按。人人省得写,年年不用换,用它百把年,包管用不烂。” [2  ]快板首句一针见血,用夸张的写法直接指出村长在村中作威作福、盛气凌人的形象,然后又大胆揭露阎恒元在村长选举中的违法行为,最后提出“不如弄块板”的建议,对村长阎恒元的无耻行径进行了无情的挖苦和嘲讽。整个快板内容紧凑,韵律自然,一气呵成,且内容极富针对性,用无情而又夹带嘲讽、戏谑的语气,揭露了村长阎恒元依靠其势力操纵村长选举、破坏法律法规的违法行为。也表达了人民群众对于这种贪官恶霸不惧怕、不妥协、无惧无畏、斗争到底的勇气。
(二)典型的地方方言的使用
广东方言、上海方言、天津方言等很多地区的方言是有很多受众的地方语言。近年来,随着信息流通的便捷,更多的人了解了外地的方言。方言已经成为一个地区的名片:对方一张口,便知其家乡来历。而且,有些地方方言放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表意非常准确。因此,在小说中适当地使用方言,能够增强小说的真实感,给人以亲切的感觉,读来好像不是小说,而是发生在那个地方的真实故事。赵树理的小说,也使用了很多典型方言,取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比如“小喜进来捏着个手电棒一晃一晃,直闯闯就往巧巧住的房子里走”。(《李家庄的变迁》)这里的“直闯闯”形象写出了小喜当时无所顾忌、唯我独尊的心态,非常准确地写出了这个为虎作伥、欺压百姓的小人的卑贱心理状态。又如“接着大家都向院子里张望,齐声到:‘呀!辛苦,辛苦!’”(《盘龙峪》)这里的“呀”是一个方言色彩强烈的感叹词,大家齐声发出“呀”的感叹,大家出乎意料地看到兴旺时惊讶的表情如在眼前,这里的“呀”字让作者想要表达的场景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达到了作者希望表达的艺术效果。还有《灵泉洞》中说:“咱这地方还有两句俗话说‘头伏萝卜二伏菜,三伏荞麦不用盖’。”这样的俗语是庄稼人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总结的劳动经验,从老庄稼人的嘴里说出来让这个劳动经验丰富的人物更加形象、丰满,这里俗语的引用恰到好处,不禁令人拍案叫绝。
二、小说语言遣词造句精练准确
遣词造句的能力是作者基本功的体现,也是优秀的作家必备的素质。从赵树理小说中的语言来看,赵树理在遣词造句方面既具有深厚的功力,也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苦吟精神。这主要表现在赵树理在小说语言文字的表达上力求精练、准确,并给我们带来很多读之忘忧的佳句。
如《小二黑结婚》中:“老相好都不来了,几个老光棍不能叫三仙姑满意,三仙姑又团结了一伙孩子们,比当年的老相好更多,更俏皮。”这里,三仙姑不甘寂寞,在老相好们都不来找她之后,转而又去勾引了比老相好更多更俏皮的孩子。这里作者没有直接用“勾引”而是别出心裁地用了“团结”这个词,意境一下子就出来了。“团结”一般用作褒义词,这里褒词贬用,具有十分强烈的讽刺色彩。这里字面意思是指三仙姑和孩子们搞好关系,但是结合上文对三仙姑为人为妇的作风,容易知道她是在老相好们走后不甘寂寞,勾引这些孩子以取乐,更无情地嘲讽了三仙姑作风的不正派。这里无一字嘲讽,而极尽嘲讽之能事。我们也可以体会到赵树理在遣词造句上的匠心独运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良苦用心。
三、具有显著的口语化特征
小说一般离不开人物的描写,而口语则是表现人物形象最有力的工具之一。如《红楼梦》中,王熙凤第一次出场后,简短的几句口语对话,就活脱脱给读者展现了一个地位尊贵、性格火辣的“凤辣子”形象。该段描写也成为运用口语成功刻画人物形象的经典案例。在赵树理的小说中,也有很多语言描写和口语对白,这些对白都是为展示人物形象服务的,必须符合人物身份和性格特征,因此,作者描写群众的语言时就不可能文绉绉地,而是大量运用口语,口语的运用让小说中人物的形象更具活力,更加真实、丰满。
比如“我见过,那小闺女出脱得很齐楚,也有十七八了吧?”(《李家庄的变迁》)这里“小闺女”一般在口语中指未结婚的女子,“出脱”是成长的意思,“齐楚”是指女孩子漂亮,三个词都是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口语,这里运用方言非常符合人物的身份设定和对话时的情境,如果用书面语表达出来,同样的意思,味道就完全不对了。又如“小毛说:‘开腔吧!先生!你是原告,你先说!’”(《李家庄的变迁》)这里的“开腔”是指说话。“开腔”也是极富口语色彩的词汇,很多地方的口语中都有,读者一般也很容易理解其含义。但是这里如果用“说话吧”,虽然也能表达相似的意思,读者读之也能体会到当时的状态和场景,但是仔细琢磨,两相对比,就没有用口语化的“开腔”更符合人物的身份,因为小毛说出来的话一定是本地的口语,书面语只能是作者错误地强加到他身上的。
四、文字平实,语言幽默
赵树理的语言也像他笔下描写的一个个老百姓一样,既有单纯和质朴的本性,也有对美好幸福生活的追求,更有用微笑和幽默笑对困难和磨难的勇气和胸怀。赵树理语言风格的另一个鲜明特点就是文字质朴,语言幽默。
(一)幽默是讽刺最锋利的匕首
幽默不仅仅是简单引人发笑,更是讽刺的锋利匕首,用幽默的方式去讽刺反面,让读者在会心一笑中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倾向。如《小二黑结婚》讽刺三仙姑虽然年龄大了,仍然爱穿绣花鞋、穿镶边裤:“顶门上的头发脱光了,用黑手帕盖起来,只可惜官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了霜。”在描写了三仙姑如何爱不合时宜地打扮自己后用“只可惜”三个字来了个事与愿违的转折,然后用“驴粪蛋上下了霜”来比喻三仙姑涂粉的老脸,比喻幽默形象,讽刺入木三分,对三仙姑的所作所为极力持否定态度 [3  ]。
(二)幽默是平实中开出的花
赵树理的小说面对的读者群是文化层次很浅的普通老百姓,所以,作家在文字方面极力追求平实,让老百姓都能听得懂、读得懂。但平实并不意味着水平低,平实的文字也可以刚劲有力,还可开出幽默的花朵。赵树理用平实语言中的幽默,不但让老百姓懂得,还引人发笑。《小二黑结婚》中对二诸葛的描写:“二诸葛原来叫刘修德,当年做过生意,抬脚动手都要论一论阴阳八卦,看一看黄道黑道。”很平实的直接描写,对二诸葛进行了简要的介绍。在当时的农村,论阴阳八卦、看黄道黑道的人很多,不足为奇。而赵树理用“抬脚动手”四个字,画龙点睛般地写出了二诸葛搞封建迷信的程度。达到了很好的幽默和讽刺效果。
语言是文学作品的灵魂。语言风格是对一个作家作品语言特征的总体描述,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作家的写作风格。通过对赵树理的小说语言的研究,让我们对赵树理及其作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赵树理被称为“语言艺术大师”,确是实至名归。
 
[参考文献]
[1]王玲玲.赵树理小说中借代格的研究[J].长春:东北师大出版社,1999. 
[2]赵树理.赵树理全集[M].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2000. 
[3]周扬.论赵树理的创作[N].解放日报,1946.8.26.
 
[作者简介]
王倩(1982—   ),女,河南郑州人,硕士,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汉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中文、汉语国际教育。
 
 
[责任编辑    李佳怡]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