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评论 > 论《乐记》中的音乐美学思想
论《乐记》中的音乐美学思想
时间:2016/1/12   来源:中北大学艺术学院  作者:杨宇娟
《乐记》是我国最早的有较完整体系的汉族音乐理论著作,它是对先秦以来的音乐美学思想的总结,是成书于两千多年前西汉时期的儒家音乐理论专著。
(中北大学艺术学院,山西  太原  030051)
 
摘      要:《乐记》是我国最早的有较完整体系的汉族音乐理论著作,它是对先秦以来的音乐美学思想的总结,是成书于两千多年前西汉时期的儒家音乐理论专著。书中认为“凡音而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意思是说,音乐是来源于人们内心深处的思想情感,是受到外物的刺激而产生的。《乐记》中的很多音乐美学理论,在世界美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这篇文章里,我将对其中的音乐美学思想进行简单分析。
关  键  词:《乐记》;音乐思想;音乐审美;美学思想
项目基金:本文系山西省软科学研究计划项目、山西省高校声乐钢琴艺术指导人才培养模式研究(项目编号:2014041033—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一、《乐记》中的音乐思想
《乐记》中说道,“凡音者,生于人心者也”。音乐是来自人内心深处情感的表现形式,它也肯定了音乐是人心对客观事物的主观反映。音乐是一种可以表现情感的艺术,人的情感决定着音乐的情感,反之,音乐的情感形式也暗示着音乐家的内心情绪和感情变化。音的产生,是因为有可以产生情感的“心”。而情感因外物的刺激发生变化,就表现成“声”。在“声”的变化中,产生的有规律的、有一定艺术性的叫作“音”。而“音”被按一定的结构进行排练和演奏,加上舞蹈的配合,就形成了“乐”。音乐的形成过程,是由自然的“声”发展到具有审美性质的“音”,单独的“声”并不是音乐,音乐需要一定的节奏和旋律。“声”是人因为情感发出的声音,而“音”则是声变化、和谐之后的产物,它具有一定的节奏和韵律,就是现在我们说的音乐。“乐”则是融诗、音乐和舞蹈为一体的艺术表现形式。
《乐记》中还提到“德者,性之端也,乐者,德之华也”,音乐是美好德行的外观,美好德行是优美音乐的来源。音乐是不可以弄虚作假、矫揉造作的,它只能是人类对情感的真实、自然的抒发 。《乐记》十分重视对形式美的表现,美感形式和形式美,都是有意义的、可感知的,而不是乏味空洞的。因为艺术家们不但需要感知事物内部的意义和事物的道德意义,还必须给他们的情感以一定的表现形式。外形化并不仅仅意味着我们看得见的某种外观和物态形式,而是体现在能够激发美感的各种形式中,如线条、韵律、色调、造型等。
《乐记》提出,“审声以知音,审音以知乐”,是说由声到音再到乐,是人们一般对音乐的审美认知过程,而由审到知也是人们了解音乐的深化过程。这其中既有对音乐的感性审美,又有对音乐的理性认识,可以说是对审美实践的经验总结。
《乐记》中包含着深刻的音乐美学思想,它认为音乐是产生于人对于情感表达的需求之中,人的主观感情的变化又是由于客观事物的影响。它还指出,音乐与政治是相通的,音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政治的好坏,认为音乐应该要为政治服务,用音乐的力量教化民众,使人振奋精神。书中还提出了具有成熟意义形态的天人合一的美学思想,它认为天与人、自然与人为是相类似、相统一的,强调音乐对社会的某些教化功能。认为音乐可以陶冶人的性情、修养人的身心、调节人际关系等。《乐记》真实反映了儒家的美学思想中的真实观,具有明显的社会功利性质。《乐记》一书虽然记录了古代的音乐观,但并不是从乐理等音乐常识的角度来描写音乐,它涵盖了哲学、音乐美学、心理学等领域,内涵丰富,其中表达的音乐美学思想是无穷无尽的。
二、《乐记》中的音乐审美
(一)肯定了音乐具有一定的审美愉悦性
该书认为,声音与情感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人的声音来源于情感的激发,而情感的变化就表现为声音,声音就是感情最直接的感知方式。而音乐是以声音为中介进行感情传导的,音乐可以让人产生情感上的共鸣,从而对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乐者乐也”,这其中的第二个“乐”代表快乐,是一种感官和心理上的愉悦,通过感官的愉悦来追寻生命的充实之感,这就是古代中国人最初的审美意识的表现。每个人虽然都有对音乐的审美欲望和要求,都希望从音乐中获得愉悦,但是每个人得到的愉悦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以提高自己的音乐修养为乐趣,有的人则通过音乐来满足自己在声色上的欲望,“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为了不让人过度地沉迷于这种对音乐享受的欲望中,《乐记》提出,要使用纯正的音乐,也就是“德音”对人们进行引导。因此,古代的圣人制作音乐,既要让人们在音乐中感受到愉悦,又要让人在愉悦中感化自己的心灵,从而避免遭受放纵和邪恶的欲望的影响。
《乐记》中提到遗音和遗味说,就是指音乐的隆重和盛大,不在于旋律和音调的悦耳、饮食的美味,音乐的真正目的是教化人心。音乐的遗音说在孔子时期就受到了重视,“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也就是追求对声音感官之外的精神上的把握。不考虑其政治意义,“遗音遗味”在书中还有其审美内涵,能体现当时人的一种审美心理特征。首先,它强调以精神气质为核心所展现出的审美心理特征,强调道德的彰显和对人的教化意义。乐之遗音和礼之遗味都是在其音和味表现之内的德,人们经过礼乐的教化,听音不在音而在德,人们的审美观也受到精神道德的影响。
(二)遗音和遗味对含蓄的审美趣向形成的影响
《乐记》强调对遗音的体会,遗音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乐音在人们心中留下的印象。乐音消失之后,它的美并没有消失,反而因为对遗音的回味,情感和想象的交融渗透,让音乐本身的美得到升华和丰富。在遗音中可以感受德,这种心理活动对应着当时人对含蓄美的欣赏,形成了中国文化特有的含蓄之美。
中国的古典审美是以和谐为中心的。在春秋末期,就强调和推崇五声和谐的“中声”,突出以“中声”作为和谐音乐的最高标准。孔子的审美观也提到“礼之用,和为贵”,强调“和”就是孔子审美观的核心,“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乐和哀都要适度、平衡。孔子的这一思想在《乐记》中得到发挥和继承。音乐可以对人的心性产生影响,从而影响社会。“礼”将人加以区分,意识到自己与别人的差异,“和”则将人们统一起来,和谐相处,才能达到个人的发展和社会的和谐同时进行的目标。这正是儒家思想追求的境界。
三、 《乐记》 中的音乐教化功能
《乐记》中“乐”的功能大体上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愉悦身心,这是“乐”的根本功能;二是“德化”作用,也就是音乐可以作为道德教育的一个方法;三是教化功能,也就是用音乐的力量潜移默化地影响人、教化人。
《乐记》提到,“乐也者, 动于内者也”。是说音乐可以使人们有感于天地、自己以及他人,从而促进自己与他人、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音乐有着强大的和解性和包容性,音乐的特征之一就是上文提到的“和”,《乐记》以天地为情感的两个极点,用意象化了的语言阐释着“和”的观点。《乐记》的“和”强调的是人与自我的和谐,实质上就是“理”和“欲”的辩证关系问题,也就是人的物质上的追求和精神上的追求的关系。理就是指天理,欲指人欲,就是人的各种喜怒哀乐的情绪的表现,对事物的各种欲望。理来自人的天性,是与生俱来的,而欲是后天得到的,是主体对客体的感知过程中形成的恶的一面,需要被克制。后天的欲望如果不加节制,就将导致道德上的败坏和人伦上的混乱。因而,需要“正道”来对人的欲望加以克制和引导,使之进入“和”的状态。音乐的激发可以使人有感于天地,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和谐状态。而音乐直指人心的特点可以感化人的心灵,达到人的自我的内部和谐,以及自我与他人的外部和谐。音乐的“和”的特点,可以教化人心,对社会的稳定和文明的发展都十分有利。
四、《乐记》中音乐美学思想的现实意义
作为古代中国的第一本音乐专著,《乐记》凝结了许多科学的思想和音乐美学的智慧,即使在今天,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在哲学辩证思想的基础之上,和谐文化根源于五千年中华民族华夏文化中的儒家和谐思想,辩证统一的宇宙观是和谐文化在哲学上的理论基础。和谐统一是《乐记》智慧的精髓,“和谐”强调着包容万物的伦理观念,生命流转,天道酬勤、 惠及众生这些都是和谐的衍生之物,这同我们现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宗旨是完全一致的。
(二)在方法论的基础上,《乐记》的和谐统一思想有利于抑制腐朽文化, 发展先进文化。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 文化也已经日新月异。在文化水平突飞猛进之时,也产生了许多文化和社会问题,低俗和高雅并存,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面对这一系列问题, 我们需要思考伦理和文化的关系问题,文化对道德的作用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到《乐记》 中去寻找答案。 《乐记》 作为儒家的经典,对于提高人的道德修养有着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乐记》中不仅对乐的产生过程作出了精辟的论述,还阐述了“乐”的功能。不仅如此,《乐记》也对“乐”的美学特征进行了深刻的认识,对音乐的产生过程和美学特征给出合理的阐释,并且提出至今仍然可以供我们借鉴的美学思想。但是, 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乐记》毕竟产生于封建社会初期, 是在西汉之前的美学和哲学思想的基础之上编写的。其中的很多观念借鉴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当然也融入了作者的部分美学和哲学思想,它在某种程度上是为当时的政治服务的。因而,对于《乐记》,我们应当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使之能为音乐美学理论的发展提供便利和基础。
 
[参考文献]
[1]赵蓉.《乐记》的音乐美学思想及现实意义[J].法制与经济:下旬,2011(5).
[2]陈艳.《乐记》音乐美学思想浅析[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2003(5).
[3]牛玉冰.《乐记》音乐美学思想探微[J].音乐天地,2008(4).
 
[作者简介]
杨宇娟(1982—   ),女,山西太原人,硕士,中北大学艺术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声乐表演与教学。
[责任编辑    李佳怡]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