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评论 > 从《一个人的村庄》到《在新疆》 ——从庄子美学思想看刘亮...
从《一个人的村庄》到《在新疆》 ——从庄子美学思想看刘亮程散文的艺术得失
时间:2016/1/12   来源:新疆大学人文学院  作者:杨荣成 成湘丽
被誉为“乡村哲学家”的新疆本土作家刘亮程的创作独出机杼,这与他早年濡染的庄子哲学有着深层渊源。以庄子美学思想为参照点,对其成名作《一个人的村庄》和新著《在新疆》进行艺术比较,或可为我们反思刘亮程散文的得失经验提供一种思考路径。
(新疆大学人文学院,新疆  乌鲁木齐  830046)
 
摘      要:被誉为“乡村哲学家”的新疆本土作家刘亮程的创作独出机杼,这与他早年濡染的庄子哲学有着深层渊源。以庄子美学思想为参照点,对其成名作《一个人的村庄》和新著《在新疆》进行艺术比较,或可为我们反思刘亮程散文的得失经验提供一种思考路径。
关  键  词:庄子美学思想;物化;齐物论;得意忘言
项目基金:本文系2011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基于文化认同视角的新疆当代文学中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转换研究”(项目批准号:11YJC751013)和2012年度自治区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少数民族文化对新疆当代汉语作家群的影响研究”(项目批准号:12BZW078)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随着《一个人的村庄》的出版,刘亮程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散文中蕴含一种“乡村哲学”,但这种哲学又很难被明确深入地表达。在多次访谈中刘亮程都提及万物有灵,甚至说:“《庄子》、屈原、《山海经》、唐诗宋词、明清笔记,还有翻译过来的一些西方经典,都营养了我。但是影响最大的可能是《庄子》,那是我年轻时读得最多的一本书,虽一知半解,但是那种气息我能感觉得到。” [1  ]同时也说“早年在乡下我读过一本《楚辞集注》,屈原那种漂游于天地间的精神气息,我领悟了一些,后来读《庄子》。第一次读就觉得熟悉。好像庄子就是我们村里一个姓庄的老头,他描述的那些风、秋水、山木、死亡……似乎都在我们村里。我能听懂他说的话”。[2  ]当然,在更多的场合刘亮程并不会提及庄子对其影响,而是不断在强化其作宛若天成的观点。
新作《在新疆》出版后,虽然声称承续了《一个人的村庄》的写作风格,但明显没有前作那样的影响力。刘亮程说:“《在新疆》是一个人的新疆生活。我信仰‘万物有神’。记得在写《一个人的村庄》时,我可以对花说话,跟草言语,刮过耳畔的风都明白意思。那时我眼里有神。看啥都神。现在有点精神恍惚了,心里还是有神的。” [3  ]接受符二的采访时也说过:“我写作状态最好是写《一个人的村庄》的时候。那时候更纯粹。” [4  ]“纯粹”“精神恍惚”正说明刘亮程写《一个人的村庄》和《在新疆》的时候精神状态已然不同,尤其是当我们结合庄子对主体“虚静物化”、物我同一心理状态的推崇来对其进行考量时,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出这种变化。
一、 “大美”与刘亮程散文的自然观
“夫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庄子·知北游》)、“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庄子·天道》),从中可知庄子所推崇的大美思想是一种顺应自然的美,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不加任何雕饰,追求人的纯真率性。《一个人的村庄》描写的是一个村庄的生活,在一个村庄活久了,阳光、空气、水土都熟悉了,可以如同老友一般和未发芽的老树调侃。这是一种最自然的生活状态。何英在《刘亮程论》中说其作品拥有强烈而独特的禅意和虚静之美。无论是《对一朵花微笑》中“我”与花草的交流,还是《我的树》中感受到被砍的枝丫而浑身颤动,这种美随处可见,“我”可以肆意的和自然中的任何事物互动。但《在新疆》中刘亮程却不能心无杂念,受到外界干扰不能达到物化,就像《阿欢阿健的童年》中的“我”变不成玉米。此时“我”虽能与自然交流,但无论是灵还是风都需要梦来支撑,仿佛是一种虚无,从这来看还是不如村庄生活那般自然。
此外《在新疆》由一个村庄、一个人上升到新疆一群人,从野地到了景区,从原本的乡村农耕生活到现在的“博人眼球”的灵异怪石,从自然到了不自然,是刻意模仿的偏向人为的自然,这本就无法和自然的村庄生活相比拟,所以新作中的朴素美有着强加的意思,不似《一个人的村庄》中质朴、深入人心,让人觉得美无处不在,只是我们缺少如同刘亮程般发现美的眼睛。
二、“齐物论”与刘亮程作品中的生命观和时间观
“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庄子·齐物论》),万物是平等的,都有生命。张国龙说:“刘亮程散文不管落笔何处,似乎都无意把人作为审视的唯一重心,而是把人/物,或者说所有存在于大地(黄沙梁)上的一切一视同仁,没有孰轻孰重孰尊孰卑。这种‘齐物论’色彩始终在他笔端流淌,弥漫在字里行间。” [5  ]摩罗也说:“他把什么东西都看成和自己是一体的。” [6  ]
两部作品中作者都以人类角度述说动植物的生活,但新作似乎没有前作那般生动具体,富有哲理。比如关于“驴”。《一个人的村庄》中刘亮程毫不避讳地写了驴的生殖器官,驴的性事,写出了驴的本分以及驴的反抗,“村庄”里的驴是自然的,有着动物原始的欲望,刘亮程将这种原始描写得淋漓尽致,就像庖丁解牛,不用感官而将特征了然于心,达到物我合一。但新作中却只从驴眼、驴叫等方面来描写,表现人的一些“丑事”,比如偷、摸,显然这些描写加了些人为因素,有些世俗味道,不似“村庄”那般自然。
时间和生命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中直接地谈到了时间、死亡,以平静温和但又看似空虚戏谑的语气写出了各种生命的终结,仿佛他书写的是时间而不是生活。农民们被土地作物限制的一生,牲畜被人役使的一生,草木春生夏长秋亡的一生,人们仅根据庄稼的生长认识和使用时间,与加快城市化相比,偏远的黄沙梁似乎停滞了。“其实人的一生也像一株庄稼,熟透了也就死了”“我也仅有一辈子,冯四的戏唱完时,我的一生也快完蛋了,谁也带不走谁的秘密”,这都表现出刘亮程对待生死的淡然。
《在新疆》中刘亮程也在突破自然空间的文化空间中把握时间。也许是因为黄沙梁的时间饱和了,现在他描写的是一种新疆的时间。相对于黄沙梁来说新疆是快速的,相对于世界来说,新疆却是缓慢的。文中用古老的、旧的文化传统代表新疆时间,如即将失去的打铁手艺、消失的木卡姆艺术等,在文化传统的日益衰落中我们也看到对线性现代性观念的反思和质疑。相较之下用生命表示乡村缩影的黄沙梁时间更为精彩珍贵。正如刘亮程所说:“我有一村庄,已经足够了。当这个村庄局限我的一生时,小小的地球正在局限着整个人类。” [7  ]可以说,刘亮程是比较成功的,因为他抓住了我们对于生命、时间的好奇,并运用庄子的齐物论将其平淡坦然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三、“得意忘言”与刘亮程散文的语言观
刘亮程散文不单单在抒情,正如庄子认为“言不尽意”,“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虽然刘亮程说:“我不认识隐喻。我呈现的是事物的本身。” [8  ]但也说:“事物有它的外延意义。但是当我书写一件事物的时候,我希望我的每一个句子,都有无限的外延性。” [9  ]他那平凡的文字之后掩藏着其他意义,也是希冀不同读者在读了作品之后各自有着自己的看法,这就是“得意忘言”吧。
《一个人的村庄》出版后,众说纷纭,笔者认为无论是后工业化的乡村哲学还是乡村哲学的反现代性研究,无所谓正确与否,都是“外延性”的表现,也可理解为“得意忘言”。至于为何目前《在新疆》的研究者甚少,或许是因为《一个人的村庄》已然达到了一定的思想、艺术的高度,也可以说《在新疆》中刘亮程所运用的“言”还不能够体现出独特的“意”,他所表达的“意”与其他类似作品的“意”不易区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诸多的原因造成《在新疆》的文学成就没有《一个人的村庄》高。
综上所述,可以说庄子美学思想促成了刘亮程散文创作所能达到的高度。刘亮程自己也说:“《一个人的村庄》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我不会去超越它,但是我会绕过它。” [10  ]反过来或许我们可以说,因为《在新疆》在表现庄子美学思想上没有《一个人的村庄》那样成功,也因此造成它没有达到《一个人的村庄》所实现的艺术高度。村庄可以说是每一个人的村庄,而新疆并不能代表每一个人的新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刘亮程的村庄已然深入人心,无论是否含有乡村哲学,或者反乡村哲学,刘亮程这三个字已经在中国的散文坛上刮起了一阵含有乡村气息的文化之风,让我们见证了一个“黄沙梁”的诞生与成长,这是他的梦与回忆,亦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与回忆。
 
[参考文献]
[1]张春梅.新疆当代多民族作家访谈录[M].乌鲁木齐:新疆大学出版社,2012.
[2]周毅,都彤.与青年作家刘亮程的对话[OL].http://www.xj.cninfo.net/culture/topic/702.
[3]杨青.刘亮程:土地里“长”出的作家[OL]. http://cul.china.com.cn/renwu/2012-02/23/content_4829627.html.
[4][8][9][10]符二.刘亮程:我喜欢被我视若平常的事物[O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f3d77b
0101o152.html.
[5]张国龙.关于村庄的非诗情画意的“诗意”写作姿态及其他:刘亮程散文论[J].中国文学研究,2007(4).
[6]摩罗.生命意识的焦虑:评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J].社会科学论坛,2003(1).
[7]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M].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6.
 
[作者简介]
杨荣成(1992—   ),女,新疆大学人文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语言文学文艺学。
成湘丽(1979—   ),女,博士,新疆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学理论批评。
 
 
 
 
[责任编辑    李佳怡]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