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公告: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艺评论 > 作家白描:写尽玉石映照出的世道人心
作家白描:写尽玉石映照出的世道人心
时间:2016/1/15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唐诗云
“玉”从古至今备受人们珍爱。而如何辨别玉石的真假依旧需要专业人士来判断。现任中国玉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玉雕专业委员会会长的作家白描近日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推出了他历经十年创作的非虚构作品《秘境》,讲述的内容正如新书的副题所说——“中国玉器市场见闻录”。
 
新书《秘境》堪称一部“中国玉器市场见闻录”
  “玉”从古至今备受人们珍爱。而如何辨别玉石的真假依旧需要专业人士来判断。现任中国玉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玉雕专业委员会会长的作家白描近日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推出了他历经十年创作的非虚构作品《秘境》,讲述的内容正如新书的副题所说——“中国玉器市场见闻录”。
  这本书写得生动有趣,既有辨别玉器真假的秘诀窍门、翡翠分类的专家透底,又有对当前玉器市场的独特见解,以引人入胜的小说笔法,融史料、记叙、沉思于一体。该书曾经分为上下两部分别在《十月》杂志和《人民文学》杂志发表,同时获得两大文学期刊的年度优秀作品奖。
  白描所解读的中国玉器市场,是秘境,还是迷境、谜境?
  翡翠赌石,“一刀富一刀穷”,让人瞬间暴富,让人顷刻家破人亡,它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和田玉现在弥足珍贵,野蛮开采,玉石资源会不会穷尽?
  中国人自古尚玉,它在传统文化里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12月20日,长江商报记者就这些话题独家专访了白描。
  贾平凹的“金香玉”
  在白描家里碎成六块
  11月27日,记者在北京鲁迅文学院见到白描的课件。他给高级研究班的学员讲授《中华玉文化与中国玉器市场》。这位典型的关中汉子,魁梧,热情,言谈之中才情横溢,谈起玉石文化来如数家珍。
  不久,传来白描的《翡翠纪》荣获《人民文学》杂志年度优秀作品奖的消息。紧接着,又有消息传来——白描关于玉石的心血大著出版面世。
  给《秘境》这本书做一个定义是件困难的事情,更为困难的事情则是解读作者白描。
  如果只给一个头衔的定位,白描究竟是作家还是玉石专家呢?当记者就这个问题电话采访白描的时候,他的回答让记者豁然开朗:中华文化里的核心价值观、审美观孕育和诞生于中华玉文化这个母体之中,中国人做人的准则也脱胎于对玉的认识,中国文学与玉在神韵内涵上是贯通的。
  是的,玉和中国的文学从来没有分离,两者是贯通的。唐诗里的“一片冰心在玉壶”、“蓝田日暖玉生烟”脍炙人口,清代曹雪芹的《红楼梦》更是用一块通灵宝玉贯穿了这部皇皇巨著。
  然而,白描的喜欢玉石却又和古代文人墨客不同,他不仅仅是喜欢玉的品质,更是怀揣着一个作家探寻未知领域的巨大勇气和决心进入到了玉石市场的内部核心,然后写出了这部既充满文学情趣又兼具理性剖析市场的作品,“为这个时代的复杂经验提供了有力的旁证”(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语)。
  这本书有很多生动的故事,譬如白描的好友贾平凹有一块世所罕见的“金香玉”,平时秘不示人,却在白描的家里碎成六块,贾平凹遂慨然“分香散玉”。
  这本书更有许多的玉石常识告诫我们普通读者:怎样区分翡翠的A货与B、C货,和田玉与青海玉、俄罗斯玉系出同门,却又有着微妙的差异;仿古玉如何做旧,以及如何识别玉器市场中种种骗人的伎俩。
  这本书更大的意义却在于,白描的写作不是醉心于玉石的真假辨析之中,而是站在时代的角度对于玉石的疯狂开采、市场的无序炒作发出了自己的呼喊,呼吁传统美德回归,在很多人担忧玉石市场会不会如同股市一样忽涨忽跌甚至崩盘的情况下做出了自己清晰的判断,在许多人佩戴玉石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的情况下站在历史的长河中对玉石文化予以“点睛”和总结。
  《秘境》,一本填补空白之作;白描,写尽玉石映照出的世道人心的作家。
  谈写作:写出一种文化传承流布的曲折进程
  长江商报:《秘境》是一部跨界写作的非虚构文本。作为一位作家,您写玉石非常专业,这一点是如何做到的?
  白描:我很早就喜欢收藏,而在收藏里,我最感兴趣的是玉器,先是觉得玉器美,很有观赏性,再后来就觉得玉器包含的历史文化信息比较丰富,小小物件,意味无穷。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我的朋友杨毓荪制作珍宝琵琶,拉上我接触了一批专业人士,开始对玉文化进行研究,再后来就当做一种专门学问来做了。
  长江商报:是什么原因让您倾注精力完成这样一本著作的?
  白描:世界很多国家都产玉,但只有在中国形成了玉文化。中国是全世界玉器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国,但玉文化知识普及一直是个软肋,中国人愿意让玉器保留它的神秘性,只做不说,只赏不语,历代研究玉器的书籍少之又少。新时期出了一些玉器研究方面的图书,五花八门都有,有些还是有一定分量的,但以中华玉文化发展历史和新时代改革开放潮流作为宏阔背景,从市场角度切入,深入记述玉文化在当代中国的影响和嬗变,揭示中国玉市的真相和隐秘,我还没有看到有这样的著作。这就是我写作这本书的动因。
  长江商报:《秘境》里写您去探访翡翠B货C货加工作坊,那是您采访写作中的一大难点,书里写您为此费了很多周折,对此一定有很多感受吧?
  白描:揭秘中国玉器市场,如果不起底翡翠B货C货的诸多隐秘,那我努力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但正是这道门把我堵在外多年,我找不到那个隐蔽的源头。最终在业内人士的帮助下,我终于掀开了这道门,从而能够一窥真相。在造假作坊的那个下午,我分辨不清自己内心的感觉,是值得庆幸呢,还是对看到的一切觉得厌弃?好在当今很多市场已经开始着手规范化治理,有些大的玉器市场已经比较干净了,扫除B货C货,我相信随着人们知识经验的积累,随着治理措施的加强,玉器市场终会解密破谜,廓清迷雾,走向清朗。
  长江商报:《秘境》有纪实,有考据,有思想,有情怀,您最想表达给读者的是什么?
  白描:玉石的德行,与人相通,而中华民族所创造的绵延8000年的玉文化,它的核心理念正是人间发展所要遵循的正道、常道、恒道。《秘境》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和状态下写出来的。当然,我并不满足仅仅是歌颂一种石头,也不满足仅仅是普及知识格物致知,我还想写出一种文化传承流布的曲折进程,写出其中复杂的旋律和多种多样的和声,写出这闪光发亮的石头所映照出的世道人心,写出藏在这石头里的喜乐悲伤。
  谈玉市:有降温,有滞销,却没有急甩狂卖
  长江商报:说到翡翠,人们自然会联想到赌石。为什么翡翠具有这种赌性?
  白描:翡翠的赌性,是与生俱来的。翡翠毛石,外表包裹着一层皮子,不剥开皮子,往往不清楚内里质地。翡翠毛石“出世”后迈出的第一步,就是赌,矿主赌,缅甸政府设立的“岗家”也在赌,双方打心理战,赌眼力。进入交易市场,更是一场赌博,毛石不最后切开谁也不知道输赢。但是翡翠再神秘,也是有线索可资判断的,如出产的“厂口”,表皮的特征和种种蛛丝马迹,这些在《秘境》里都有相应的描述和介绍。
  长江商报:和田玉现在弥足珍贵,其价格一路飙升,这正常吗?有没有泡沫因素夹杂其中?
  白描:作为地球在地质运动中偶然形成的一种自然资源,和田玉不可再生,不可复制,自然会引起价格飞涨。物以稀为贵,市场上有炒作和田玉的行为,但主要还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
  长江商报:和田玉资源的过度开发,是否也引起了某种危机?您在书中披露了环境生态的破坏,此外,机械化开发手段的投入会不会让这种珍贵资源很快绝迹?
  白描:当然我也有担心。我们读《山海经》,里面记载了那么多玉山,现在很多山已经无玉了,比如赫赫有名的蓝田玉,早已被挖光刨尽,现在仅有品质很差的伴生矿出产,不是玉,而是石英质类的东西。珍稀资源一直开发,总有穷尽的时候,所以我们应该倍加珍惜爱护,不要在我们手里挥霍殆尽,得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些来,不能只是传说。
  长江商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玉器市场空前活跃,但人们普遍有一种忐忑心理,认为这个市场神秘莫测,水很深,搞不好会淹死。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白描:玉器买卖在1000年前的宋代才出现,此前一直是“不鬻于市”的。建国后实行计划经济,民间几乎没有玉器市场。实行市场经济后,玉器市场才慢慢苏醒并发育,无论是买和卖,可资参照的经验很少,这让经验不多的消费者就把不准脉,觉得水太深了。
  另外玉的价值往往有不确定性。材质、工艺、年代、文化含量不同,价值就会不一样,一个小戒面可能比一个玉山子售价还高;一件红山或良渚玉器,玉质不见得怎样,拍卖会上却能拍出惊人价格。这些都需要专业知识专业经验作为判断依据。一般消费者不具备这些经验和知识,看不懂其中的门道是自然的,慢慢来,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长江商报:这一两年来玉器市场不很景气,会不会像股市那样说垮就垮?这个市场会有崩盘的危险吗?
  白描:玉市和股市不一样,股市下滑股民便急于抛掉手中的股票,但玉器市场有降温,有慢销,甚至是滞销,却没有急甩狂卖,谁见过玉器市场有甩卖?当前玉器市场不很景气,与经济大形势不景气有关,但商家宁可关门歇业,把东西拿回家收起来,也不会降价处理。关键原因是上游原材料源头价格始终未降,甚至还在抬高。出产成本大,加上产地不断出台种种新的把控政策,原材料价格贵不说,而且越来越稀缺。玉器不是萝卜白菜,卖不掉怕放坏,玉器不怕放,放起来再等时机,所以说,玉市说垮就垮,那是不可能的。
  白描, 作家,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现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兼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延安大学等高校客座教授,中国作家书画院执行院长,中国玉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玉雕专业委员会会长。
  《秘境》是非虚构作品,有趣的是,它的主题恰恰也是真与假。比玉还稀缺的真,遍地石头的假。由此,它揭示的不仅是玉器市场的秘境,也是生活与人心的秘境。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种建立在伪造之上的繁荣,虚构正在篡改和篡夺生活,人们一方面乐此不疲,一方面如履薄冰。白描以一个作家的敏锐和深思,为这个时代的复杂经验提供了有力的旁证。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 李敬泽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沈阳文学艺术界联合 辽ICP备12007304号   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文艺资源中心